<track id="xxzzv"></track>

      <noframes id="xxzzv">
      <pre id="xxzzv"></pre>

      <noframes id="xxzzv">

      <big id="xxzzv"></big>

          扎根煤海 用踏實行動詮釋奉獻的意義

          2019-03-18 16:04
          編輯: 孫霄雨
          來源: 神東煤炭集團

            人人都說煤礦苦,但他卻以苦為榮;人人都說煤礦險,但他參加工作就一直奮戰在井下生產第一線。寒來暑往,冬去春回,青春歲月換得兩鬢斑白;他用實際行動詮釋著煤礦工人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戰斗、特別能奉獻的精神。憑著對礦山的無比熱愛,以常人難以想象的決心和毅力,在采煤戰線上一干就是30多年。他就是哈拉溝煤礦綜采一隊副隊長賈立軍。

            現年50歲的賈立軍出生于陜西韓城,中專畢業,1986年1月進入煤礦行業工作。1986年1月至2004年3在韓城礦務局桑樹坪礦綜采一隊工作,擔任跟班副隊長一職。2004年3月來到神東哈拉溝煤礦綜采隊擔任煤機司機。由于工作出色,業績顯著,于2006年4月被提拔為綜采隊檢修班跟班副隊長。2011年8月綜采一隊成立大學生采煤班,為了加強員工技能培養,盡快提升班組成員技能水平,隊內任命賈立軍同志為該班跟班隊長。

            事必躬親,始終沖在第一線。

            哈拉溝煤礦大部分工作面末采時移變都需要拐彎進入大巷,以保證工作面能推到合適的位置。列車拐彎時,需要雙絞車甚至三絞車牽引,一旦絞車配合不當列車就會掉道。在實際工作中,每次列車前移,在拐彎處至少掉道3次。顧名思義,掉道就是列車發生側移,車輪離開了軌道,掉道的板車如果是載有移變等的重車,極易側翻十分危險。每次掉道時,賈立軍總是先讓大家離開危險區域,只帶一兩個人進去處理。板車車輪位置很低,需要跪著將千斤頂放入板車底部,然后不停上下移動操作桿,讓千斤頂將成噸的移變抬起,高過軌道后再用溢流器讓移變側移歸位。每次處理掉道賈立軍總是親自跪在掉道板車處,井下的地面特別冰涼,就是年輕人跪下,都難以忍受,但是他全然不顧,跪著將千斤頂塞入板車底下,爬著觀察千斤頂的位置,并用木墊板調整千斤頂的高度。千斤頂很重,很快汗水就濕透了他的襯衣,甚至順著額頭流到他的眼睛里,他總是直起身子,用布滿煤塵的衣袖擦擦臉上的汗水,接著爬下操作千斤頂。很多人看著不忍心,對他說,“賈隊太累了,咱們換著干”,他卻執意自己干,覺得處理掉道太危險,自己干才放心。大巷風速達到7米/秒,幾次下來他的襯衣總是濕了干,干了又濕。他不僅在處理掉道時親力親為,每次拉完移變他總會認真總結經驗,并為拉拐彎移變提出了很多安全高效的做法,如拐彎軌道澆筑水泥地基,道岔彎單軌吊,絞車擺放規則等,每一種都為區隊拉拐彎移變留下寶貴的經驗財富。

            率先垂范,不畏困苦和艱難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早班檢修時,22208工作面機尾涌水量突然增大,機尾崗位工王利華發現時機尾已經積水較深,有淹沒的機尾電機的可能,王利華趕緊向跟班隊長賈立軍匯報。賈立軍帶人過來時,已經水深過膝,不趕緊處理就可能造成電機進水影響生產。幾個人試著下水接水泵排水,看著水深開始猶豫,不停的嘀咕:“這么深的水咋干啊”,情況緊急眼看水位上升賈立軍帶頭跳進水里準備排水工作。雖然他早有心里準備,但水一下沒過靴口,寒冷刺骨的水涌入靴子里,還是讓他一接觸就直打寒顫,他咬牙堅持向前走,來到超前支架平臺上開始設水泵,看到賈隊入水,其他人也陸續下水,在水里撈出102水管,一根一根對接起來,經過半小時的奮戰,很快2臺7.5kw水泵正常運轉起來,水位也開始下降,大家開心的笑了起來,完全忘記了剛才的辛苦。賈立軍常年在井下作業,無數次在冷水中浸泡,使得他的雙腿一遇冷水就奇癢難忍,持續幾天才能消退,即使如此每次遇到這種事,他都是第一個跳進水里保設備保生產,成為綜采一隊的定海神針。有人問他怎么這么大年紀了還這么拼命,他總是笑著說習慣了,干了一輩子煤礦這點苦算個啥。是啊,或許在我們眼中的“辛苦勞累”,對賈立軍來說已是一種習慣,一種深入骨髓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工作第一,永遠不知道疲倦。

            22408工作面地質條件復雜,在一次縮面后四點班組織首次生產時,剛生產了一刀,機尾頂板突然來壓,直接將機尾端頭支架壓入底板,且頂板下沉明顯,立柱一降頂板跟著就下沉,端頭支架無法移動導致整個工作面動彈不得,大家都束手無策。賈立軍當天跟的是早班,剛升井不久,正在吃飯,聽說這個情況,二話不說立即到礦上更衣下井。賈隊觀察完現場情況后,制定了利用6根單體配合支架自身油缸向前向上爬升的方案,同時利用風鎬破除底板降低支架爬升高度,每一個循環下來支架只能爬升很小的距離,操作單體的人一組一組輪換工作,只有賈立軍一直堅守在冒頂區域支架下邊,一邊觀察頂板情況,一邊指揮員工操作單體和支架,直到所有端頭支架成功爬上水泥底板,他才停下休息,算算時間他已經在井下連續工作24小時了,直到工作面開始順利生產,他才升井休息,像這種三班連軸轉的情況老賈不知經歷了多少次。處理問題時他總是處在亢奮狀態,仿佛永遠都不知道疲倦,一刻都不需要停歇。

            勇于挑戰,綜采隊的“活字典”。

            賈立軍是綜采一隊的技術能手,他精通采煤機、三機、液壓支架、泵站的日常檢修維護與故障處理,只要井下一出現故障,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給他打電話,仿佛他就是綜采隊的“活字典”。綜采一隊很多的“第一次”都是由他完成,最后又由他完善。第一次更換推拉桿,第一次更換立柱,第一次更換搖臂等等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次更換機頭方向搖臂,由于從未有過更換搖臂的經驗,很多人包括煤機檢修工都感覺無從下手,賈立軍仔細推演整個過程,列出了更換搖臂所需工具和配件的詳細清單,定下了在機尾20米處開機窩的方案,成功實現了將故障搖臂轉出、新搖臂移入,為第一次成功更換搖臂奠定了基礎。隨著更換次數增多,賈立軍總結經驗簡化流程,引入新方法,最終形成了現在只需利用運輸機的推拉就實現搖臂轉出轉入,利用定滑輪加鋼絲繩換向便于搖臂運輸的方案,大大縮短了搖臂更換的時間。很多老員工都打趣地說,“還是老賈鬼點子多”,其實除了腦筋靈活,賈立軍也特別勤奮好學,隨著電腦的普及和無紙化辦公的推行,越來越多的工作需要在電腦上完成,這對50多歲的賈立軍是個挑戰,但他不服輸,一個鍵位一個鍵位的熟悉,邊學邊問,現在他已經可以很熟練的打字了,也能完成所有電腦上需要完成的工作,真正做到了活到老,學到老,做到老。

            愛企如家,回家團聚成“麻煩”。

            賈立軍出生于陜西韓城,1986年1月進入煤礦行業,在韓城礦務局桑樹坪礦綜采一隊工作,2004年3月他只身來到大柳塔開始了自己在神東的職業生涯,而將老婆孩子留在了韓城,從此兩地分居成了他生活的常態,這種生活一過就是14年?!懊糠昙压澅端加H”,誰不想過年的時候一家團聚,但隊里的隊干也大多是外地人,為了能讓他們過個好年,賈立軍每次都將回家的機會留給了別人,等大家過完年后自己再回家。而每次回到隊里之后他總是很高興,不停的給大家講家鄉的變化、子女的現狀,但也不免流露出小小的遺憾,孫子孫女由于見得少,見了他都不是很親熱,每當說到這,他總是咧著嘴一笑,說“也好,省的抱著麻煩”,想想笑容背后,藏在這個漂泊他鄉男人心底的那份無奈,不免讓人動容。

            冰心一片,甘當綠葉襯紅花。

            賈立軍參加工作32年來,他始終奮斗在采煤一線,憑著一種獻身礦山的敬業精神,為煤礦安全生產做出了突出貢獻,也得到了領導的認可,先后被評為06、07、08、10、13年哈拉溝煤礦勞動模范,08、12、13年哈拉溝煤礦道德模范,2010、2012哈拉溝煤礦年度先進工作者,2012、2013、2014連續三年神東公司金牌跟班隊長。

            2014年后,賈立軍拒絕了隊內給他的一切榮譽,他總說,這些榮譽應該給年輕人,他們的路還長,應該多給些鼓勵。他放棄了榮譽,但沒有放棄作風,他放棄了升遷,但沒有放棄奉獻,賈立軍因出色的技能水平和過硬的工作作風,受到了廣大員工和領導的一致好評,也受到了礦領導的關注,礦領導曾經三次讓賈立軍出任綜采一隊隊長,他都婉拒了,他說自己年齡大了,文化程度也不高,希望把更多的機會留給年輕人,就這樣他堅持留在了井下一線,甘做綠葉襯紅花,繼續做綜采一隊的“定海神針”。歲月染白了他的雙鬢,卻無法遮蓋他的光芒,他就如綜采一隊的一座燈塔,成為年輕人的榜樣,在暗夜里為他們指明了方向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71124249183
          亚洲AV无码一本到,精品人妻无码无广告网站,国产成人午夜福利电影在线播放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zzv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xzzv">
              <pre id="xxzzv"></pre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xzzv"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xxzzv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