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xxzzv"></track>

      <noframes id="xxzzv">
      <pre id="xxzzv"></pre>

      <noframes id="xxzzv">

      <big id="xxzzv"></big>

          記神東煤炭集團公司第三屆道德模范冀永平

          2019-03-18 16:08
          編輯: 孫霄雨
          來源: 人民網

            初見冀永平是在寸草塔二礦掘錨隊的會議室。他小心翼翼地推開門,身穿沾滿漆漬的藍色工裝,三道半弧形的皺紋深深刻在他的額頭上,在窗前強光的照射下,顯得更加清晰。冀永平說起話來十指不自覺緊地攥在一起,雙腿微微抖動時,防砸鞋底的膠漆踩印在了白色地板上,這讓本就略顯緊張的他更加不安。不顧記者再三勸阻,冀永平執意脫下鞋子,雙腳放在冰涼的地板上。憨厚、善良、固執是他留給記者的第一印象。

            20年信守遺言 演繹同胞情深

            冀永平是內蒙古烏蘭察布人,家中兄妹7人,他排行老二。他的哥哥4歲時曾患肺結核,因家境貧窮,沒有及時醫治,左肺功能喪失,落下終身殘疾,一直沒有結婚,跟隨父母生活。

            1994年,正在四川開運輸車的冀永平接到家人電話,被告知父母身體告危,恐怕時日不多,讓冀永平趕快回家。

            冀永平和妻子連夜趕回家中,昏暗的屋子里,父母親雙雙臥躺在床,哥哥則緊緊地偎依在母親的身旁??吹郊接榔交貋砹?,母親把他叫到身邊,握著他的手,又握起哥哥的手,旋即又將三只手緊緊地疊在一起,喘著氣對冀永平說,自己和父親時日不長,他二人此生最愧疚和放心不下的就是哥哥,帶他來到世界上,卻沒有能力給他健康的身體。希望他們去世之后,冀永平能幫忙照顧好哥哥,讓他好好地活下去。說完,眼淚順著母親的眼角流淌了下來,打濕了冀永平的手臂。

            冀永平和妻子回家后的第三天,父母親相隔5天相繼離世,二人同時出殯安葬,照顧哥哥的重擔自此落在了冀永平夫妻倆肩上。

            冀永平白天外出打工掙錢養家糊口,留妻子一人在家中照顧哥哥和年幼的孩子。晚上回來,和妻子一同幫哥哥洗衣做飯,因為哥哥生活基本不能自理,吃喝都要送到他手上,冀永平和妻子每天都忙得焦頭爛額,累得精疲力盡。孩子上學后,為了補貼家用,冀永平的妻子也就近找了份工作,每天凌晨5點多起床,給哥哥把飯盛好,放到保溫鍋里。中午抽空回家再把晚飯做好。為了幫助哥哥打發無聊的時間,冀永平和妻子一有空就到哥哥的房間陪他聊天,20多年如一日,冀永平和妻子從來沒有讓哥哥冷過一天,餓過一次。

            手足情深,患難與共。有一次,冀永平生病臥床,哥哥扶著桌椅,顫巍巍地挪著腳步,常人的一個動作,他得分解成四五個動作做完,又是拿藥又是倒水,有幾次差點摔倒在地上,讓冀永平既生氣又感動。

            哥哥的醫藥費每月大約2000多元,冀永平和妻子靠打工維持生活,日子過得捉襟見肘。前些年,冀永平的兒子考上了大學,全家人卻高興不起來,因為學費沒著落。多年來,為了給哥哥看病,冀永平夫妻倆東奔西走欠了親戚不少債,這回孩子考上大學,難再開口。更何況,親戚們也都并不富裕,無力給予資助。

            正當冀永平夫妻倆一籌莫展之時,村里的左鄰右舍借著登門道賀的機會,紛紛慷慨解囊,三十五十,一百二百,大家一起湊齊了孩子的學費。

            生活像根帶刺的檸條,無情地抽打著冀永平夫妻倆的身心。多年的苦難和艱辛,從來沒有什么讓他們流出一滴眼淚。而那天,望著接踵而來的父老鄉親,老冀和妻子再也忍不住,淚水奪眶而出。

            冀永平說:“現在他們每次回老家,都要給鄉親們帶點好吃的。牛奶、面包……雖然沒錢買什么貴重的東西,但是他們一直牽掛著鄉親們”。

            哥哥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:“哥這輩子最愧對的就是你們,連累你倆了”。每當聽到這句話,冀永平都會潸然淚下,安慰哥哥說,“誰叫我們是親兄弟,我不照顧你誰照顧你”。

            叫一聲哥一生情 不離不棄數十載

            日子在不經意間悄然消逝,生活在希望和失望交織的歲月里向前延伸。

            每當孩子生病住院,冀永平和妻子就把家搬到醫院,既要照顧孩子,又要照料哥哥。為了維持哥哥的身體健康水平,多年來,冀永平和妻子每年都會帶哥哥到大城市做一次肺部CT檢查。今年,由于年終工作比較忙,冀永平的妻子只身一人帶著哥哥去了集寧市醫院。

            冀永平說,他最愧疚的就是自己的妻子,她是個好女人。年輕的時候,冀永平和妻子最大的愿望是生個二胎?!皟蓚€孩子好相互之間有個依靠”。然而有一天,當妻子欣喜地告訴了他懷孕了時。冀永平滿臉的皺紋更加深陷,雙目凝視著窗外的空地,沉默了很久。妻子仿佛讀懂了他的心思,也再沒多說什么,回到了屋里。

            讓冀永平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在妻子懷孕4個多月的時候,哥哥病情突然加重,急需入院治療。這對于家徒四壁的冀永平家來說,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,冀永平一個人在屋子里踱來踱去,思索很久,最終還是把妻子叫到身邊,壓低聲音對妻子說,哥哥身體醫治需要大筆費用,家里實在拿不出那么多錢來養活二胎,咱們活人要緊,趕緊把孩子打掉吧。聽完冀永平的話,妻子一個人在屋里坐到了天黑,第二天就把孩子打了。

            “您當時后悔這個決定嗎?”在和冀永平的妻子通話時記者問道。

            電話那頭,冀永平的妻子久久不再言語,穿過絲絲的無線電聲音,分明聽到她在掩著鼻子低聲抽泣。頓時,記者仿佛看到了眼前這位善良的女性,剎那間委屈的淚水撲簌撲簌地落了下來。電話中,冀永平的妻子似乎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,停頓了幾秒后,又爽朗地說,這些都過去了,現在好了,孩子也大了,日子比以前好過多了。

            在記者電話采訪妻子的空隙,冀永平提起鞋子放在了門外,隨后拿了拖把,把地拖得干干凈凈。

            冀永平說,2011年他來到了神東以后,日子越來越好了,手里頭有閑錢了。自己的工資加上妻子打工賺的錢,每月將近上萬元。孩子也在呼和浩特市找了份滿意的工作,完全能夠養活自己,一家人過得越來越好。今年元旦,冀永平還給哥哥買了身新衣服。

            近日,公司第三屆道德模范暨身邊好人評選結果揭曉,冀永平被評為公司“孝老愛親道德模范”。對于這項榮譽,冀永平覺得這都是他應該做的。他說,他的堅守,只是為了兌現對九泉之下父母的承諾,做了胞弟應該做的事情,沒有什么特別之處。

            “給自己家做事情還能獲獎?”冀永平不解地問。

            “雖然你做的是自己家的事,但你的行為也是對咱們神東文化最好的傳承和弘揚,是咱們煤礦工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生動體現?!蓖鴿M臉的疑云冀永平,礦里隨行的工作人員這樣說道。(當地供稿? 張凱 侯明毅 馬鏡)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71124249211
          亚洲AV无码一本到,精品人妻无码无广告网站,国产成人午夜福利电影在线播放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zzv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xzzv">
              <pre id="xxzzv"></pre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xzzv"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xxzzv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